魏則西事件后 中國互聯網的外部環境已然逆轉?

2016-05-09

    對整個中國互聯網行業來講,魏則西事件,都是一個值得高度警惕的風向標。

    這個事件意味著,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公眾形象與社會價值,已經走到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一

    我有一些運營商的朋友,經常懷念很多年前,那個通信業剛剛普及階段的日子。

    在那個時候,誰家里能裝一部電話,都是有錢或有權,在親戚朋友中都倍有面子的大事。為了裝上電話,買個尋呼機,大家不管費用多貴,都要都求爹爹告奶奶,師傅上門更是好煙好酒伺候著,只求用上電話。

    在那個時候,通信行業還走在整個社會生產力與時尚的最前沿,運營商是最讓人眼紅的工作單位,甚至比政府還吃香。

    很多年之后,整個行業如今已一片消沉。電話費天天降,用戶依然天天罵娘;基層通信員工更是“工作沒有最苦,只有更苦,工資沒有最低,只有更低”,大批優秀人才持續流失。

      這個變化是如何發生的?

    事實上,通信業一直是那個通信業,而且一直在發展,為社會提供的服務在不斷提升,整個通信行業的產業規模,也一直在不斷增長。

    30年前,第一部模擬手機都還沒有開通,中國只有不到1%的人能使用固定電話,安裝和使用一部電話甚至要花上萬元;20年前,腰上別一個BP機還是有錢人的炫富標志;10年前,蘋果還沒有推出iPhone,大部分人還都在使用沒有任何APP的功能手機;今天,我們只要每個月幾十元甚至幾元錢,就可以通過手機暢游互聯網。

    但這依然無法改變政府、公眾乃至于對通信業的印象不斷下滑。

    形勢改變的關鍵在于,在通信業市場化的前半程,它是以一個創新者的角色進入市場,它解決了人們過去無論花多少錢都無法解決的問題:比如與天涯海角的親人取得實時聯絡。這個時候,它是稀缺的,而且提供的價值是超出用戶預期的,甚至附加了諸如用戶提升身份面子這樣的很多隱形價值。所以,即使價格高昂,甚至需要初裝費、長途費、漫游費等各種開支,市場仍然供不應求。

    但隨著通信全面普及,成為像水、電、氣一樣的社會基礎服務之后,通信業提供的服務,逐漸無法滿足公眾的預期增長,通信業的公眾形象,也由創新價值的提供者,悄然轉變為公眾價值的剝削者。

    而此前的快速發展,導致通信行業的大量環節缺少足夠的監督與管理,導致內部與外部的投機者依仗創新優勢,對市場價值的極盡索取,也造成各種亂象,并引發用戶離心和政府監管與治貪的介入,這也加劇了這個關鍵的轉變。

    形勢就此逆轉。

    如今,即使同樣1元錢獲得的通信服務,已經十倍甚至百倍于當年,也已經無法令公眾滿意,而整個行業即使通過規模化經營和管理優化,實現盈利的持續增長,但從業者也再難以獲得當年的職業榮譽感與成就感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而現在,互聯網也正在面臨同樣的窘境。
 

    如同通信業的發展早期,在過去幾十年里,互聯網也一直被視作最先進的生產力,以及公眾利益的代言人。這個形象來源于幾個方面:

    1、互聯網足夠新,足夠酷,足夠時尚。

    2、摩爾定律帶來的計算力提升與計算成本下降,互聯網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。換句話來說,互聯網分享了硬件技術發展的紅利。

    3、互聯網的核心本質,是信息的無限復制與分發。這讓它具備傳統行業無法具備的優勢:幾乎為零的邊際成本,進而以更低的價格,替代了各個傳統產業中的信息價值。

    4、由于互聯網初創期的知識分享環境,為其貼上了“免費、自由、分享”的標簽,而長期以來,大量的互聯網公司,面向公眾的業務都是免費的,甚至在很多公眾眼里,互聯網成為了免費的代名詞。

    但互聯網公司也是商業公司,也是要賺錢的。對用戶免費了,賺的錢從哪里來?

    互聯網自身的價值,其實是有兩個組成部分:一部分是它通過信息處理能力,新創造出來的傳統產業沒有的價值;一部分則是它替代傳統產業獲得的價值。

    互聯網說,這就是我的“顛覆式創新”,我用更先進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,取代了舊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,重構了整個價值體系。但在事實上,這并非事實的全部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“顛覆”,是生產關系優化帶來的合理顛覆,比如電子商務,它們是通過減少信息傳遞的中間環節,降低用戶獲得產品與服務的成本,來實現自身的價值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“顛覆”,卻是變相的劫掠,比如傳統媒體投入3名記者,耗時1個月完成的一篇深度報道,可能會被抄襲者在短短1個小時內傳遍網絡;開發者耗時數月甚至數年調研和籌備成熟的新模式,投入數百萬、數千萬費用研發的新技術新產品,也可能在短短數日內被人全盤破解復制。

    這些價值,被以更低甚至免費的價格提供給公眾,換來流量后以廣告等其他方式實現變現。

    這就像馬匪張麻子,從地主黃四郎家里搶了100個大洋,自已留下了30個,把70個分給了窮人。

    但無論哪種方式,它的核心邏輯都是,以傳統產業喪失價值為代價,獲取互聯網自身的價值提升,而且前者的損失,遠遠大于后者所得。

    羊毛出在豬身上,本質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但用戶并不會考慮這些。他們看到的,只是微信免費用,支付寶免費用,百度搜索免費用,什么都可以免費用,不再需要買報紙和雜志,就能夠閱讀到各種新聞,不需要付費就可以玩上新游戲,聽上音樂,看上視頻……

    吃他娘,穿他娘,開了城門迎闖王,闖王來了不納糧!

    三

    問題在于,無論“顛覆式創新”還是“劫掠式發展”,它的快速增長都是有天花板的。

    闖王不可能永不納糧,除非他要的是你的人,燒死了所有的黃四郎,張麻子也會就變成新的黃四郎。

    經過多年發展,能夠替代的價值已經被替代得差不多了,即使沒有被替代的,傳統產業自身也已經在進行互聯網化改造,信息價值的勢能落差,已經越來越小,顛覆式創新的變革紅利已經逐漸殆盡。

    簡單來說,無論“顛覆 ”還是劫掠,傳統產業能被互聯網搶奪和替代的價值,已經越來越少了。

    這時,我們看到了什么樣的情況?

    1、伴隨著所有的企業都已經互聯網化,互聯網不再是創新的先鋒,而是也逐漸轉變成為公眾的基礎服務。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機器人等新興產業,已經逐漸取代互聯網,成為新的先進生產力代名詞。

    2、互聯網對傳統產業的劫掠式成長模式已經逐漸走到盡頭,多年劫掠的后遺癥也逐漸顯現,各個領域的反彈力量逐漸積蓄成型。

    3、互聯網公司,尤其是一些巨頭,自身的利益獲取模式也逐漸固化,已經形成“習慣的傲慢”,尤其是在監管、立法、產業環境未及時跟進的情況下,甚至演變為各種灰色地帶,甚至為求利益不擇手段。導致曾經為公眾認同的價值獲取方式,逐漸變得不被認可,甚至成為“人性之惡”。

    以競價排名和莆田系為例,當醫院要為用戶點擊一次關鍵詞付數百元甚至上千元時,正規的醫療機構已經被變相逐出市場,互聯網搜索的經濟來源,也自然由對傳統產業的“顛覆式創新”,變成了洗劫公眾的共犯同謀。

    4、為了維持自身發展,自身規模基數越來越大的互聯網公司,也不得不采用更粗暴或更強力的手段方式,來獲得更多的收入與利潤,但在缺乏創新紅利的情況下,這些收入與利潤的增長,需要在更深更廣的層面,觸動的傳統產業利益乃至公眾利益。

    在魏則西事件爆發后,很多人都在分析百度為什么成為眾矢之的;有認為其罪有應得的;有認為其為莆田系、為國家扛鍋的;有認為其為歷史還債的;有認為互聯網監管甚至頂層設計不夠的,不一而足。但如果放到整個產業的大環境下觀察,我們其實可以發現,類似的情況已經遠遠不是孤例:比如淘寶遭遇的“十月圍城”,比如滴滴和優步遭遇的司機罷工,比如互聯網金融遭遇極其嚴厲清理整治,等等。

    雖然憑借強大的PR能力,以及各種善后手段,作為個體的互聯網企業一次又一次趟過危機,但對整個行業來講,產業的外部環境形勢已經逆轉。

    在政府、公眾和行業談及互聯網公司時,他們的態度已經變得曖昧,出現分化。甚至在國家領導人的講話中,也已經出現看似輕描淡寫,但其實態度嚴厲的警告詞句。

    其實,互聯網還是那個互聯網,仍在進化,變得更好。但正如當年的通信業一樣,它也將面臨一個創新者完成快速成長之后的窘境:在整個社會生態中,它正在由張麻子,變成黃四郎。正如《烏合之眾》所言,公眾是現實而且善變的。當你能為他們帶來價值,你就是英雄;而當你的價值不復存在,或對他們的價值有害,英雄也會被他們遺棄,甚至親手送上斷頭臺。

    在新的形勢下,以怎樣的方式創新,以怎樣的方式獲取價值,以怎樣的方式承擔社會責任,這將是每一個互聯網眾業者,都必須深思的問題。

    怎么變,各看領悟,各憑本事,各隨機緣。但反正,不變是肯定不行的了。


電話

24小時熱線:

4006-371-379

咨詢電話:

0371-55056677

0371-55056699


舉報

“掃黃打非”舉報專區:


您可以通過郵箱舉報的方式向我們舉報不良信息,將舉報類型、舉報網址、舉報IP、舉報描述、違法截圖以及您的聯系方式等信息發送至我們的郵箱:

support@htuidc.com

曰本做爰免费视频